4000-577-855  400-618-7500

磨难是最好的教育

阅读: | 2016-05-04 15:12:00 | 作者:ice1

       儒商和儒家学说告诉我们:一个人的发展史取决于他的成长史。曾经有个家长跟我聊天,他说他们夫妻俩都是农民出身,辛辛苦苦二十年,就是想把孩子培养出来,让他享受最好的教育,于是把他送到英国最好的学校念书。但等孩子留学回来以后,发现他除了会跟父母抬杠之外,什么都不会干。这就是对教育的理解错了,父母把上好学校当成最好的教育。上好学校并不意味着可以接受所有最好的教育。教育包括学校教育、社会教育,还包括对人的信任教育。

       教育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磨难的教育。为什么这么讲?《韩非子·显学》言:


    宰相必起于州郡,猛将必发于卒伍。


        什么意思呢?宰相是从县长、州郡长提拔出来的,如此,他才知道老百姓心里想什么。将军一定要从士兵开始提拔起来,他才知道士兵想什么。中国古代选官员一定会想办法对他进行磨难教育。

       大家都读过欧阳修的散文《醉翁亭记》,其中有这样一句话:


    人知从太守游而乐,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。


        意思说的是,大家都知道跟随太守游玩很快乐,但没有谁知道太守心里为什么快乐。这篇文章是欧阳修贬官时所写。宋朝有这样一个不成文规定:凡是宰相必贬官。当皇帝要用你来当宰相的时候,首先给你贬官。这就好比私营企业,你的企业就是你的天下。要想让基业长青,就得提前培养接班人、选好接班人。怎么选接班人?宋朝的皇帝们给我们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示范——贬官。当皇帝发现这个人是今年刚考的新进士,从相貌到谈吐,在二十年之后会成为最优秀的、具有宰相之才的人,那就要非常留心。因为他要为自己的孩子着想,自己年轻的时候要给自己二十年后选,自己年老的时候要给儿子选,要给孙子选。所以皇帝把人才的培养,看得比他自己所处的时局还重要。

        一贬官,人性就被看得清清楚楚。比如说,有的人一贬官就开始骂,骂到最后气不过,跳江死了,这是屈原。屈原和楚怀王是同学关系,甚至有一段时间楚怀王把他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。楚怀王稍微一贬官,屈原就不干了,写《离骚》开始骂,骂楚怀王,骂同朝为官的所有人。从此以后,楚怀王更不能用他了,最后屈原跳江而死。

        还有的人一贬官就哭。汉朝有一个洛阳人很有名,叫贾谊,他在28岁的时候就官至太中大夫,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秘书长。汉文帝想用他,但是老臣们反对,汉文帝就将他贬成一个诸侯王的太傅。用我们现在的话说,等同于从国务院秘书长贬到一个省里当省长,贾谊到那个地方就哭,认为皇帝不用他,怀才不遇,结果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死了。

        还有人遭到贬官,就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到这个地方发明了东坡肉,到那个地方酿点酒,或者画画。这是苏东坡。苏东坡在年轻的时候考上进士,胡太后认为他就是二十年后的宰相人选。怎么做呢?找个理由把苏轼贬官。一贬官,苏东坡就玩了一辈子,到最后也没当上宰相,一辈子都没有返回京城。

        宋仁宗庆历五年(1045),欧阳修被贬到滁州。滁州是南方进入汴梁的门户,那个时候的官员都要骑马、坐轿到一个地方,天色将黑,就要找个地方歇息,欧阳修到了滁州,第二天早上在滁州转一圈,写下了一篇《醉翁亭记》。那个时候,《醉翁亭记》的碑文就放在滁州风景区的正中心,类似于一面很大的广告牌,放在高速公路收费站的路口上。北宋人都知道欧阳修的文章写得特别好,他的文章大家都会背下来。欧阳修心里知道,这篇《醉翁亭记》在一年之内肯定会传到宋仁宗的耳朵里。后来,宋仁宗也意识到欧阳修虽然被贬官,但干得还挺好,心安理得,心境平和,一点也不生皇帝的气。

        欧阳修在庆历六年(1046)写完这篇文章之后,庆历七年(1047)年中,宋仁宗就给欧阳修写了一封信,说他已经大致了解欧阳修的情况,文章也写得不错,贬他的原因,是因为他年轻气盛,说话太直、太较真,当宰相还得要改变这点。做事要达到善的境地,不能较真,太较真就无法当好宰相。有的人要害你,有的人要帮你,有的人在旁观,有的人在冷笑,有的人在拆台……但你还得把这些力量全都团结起来,只有这样朝廷才能保证安定团结的局面。

       欧阳修回京之后,写文章、说话,脾气就改了很多,中国文学史上评价欧阳修写的文章的最大特点就是“和缓”。庆历八年(1048),欧阳修迁为颍川太守,十几年之后,他官至枢密使兼平章事。


  《格言联璧·存养篇》里有段话,讲的是如何自我纠偏:


    轻当矫之以重,浮当矫之以实。

    褊当矫之以宽,执当矫之以圆。

    傲当矫之以谦,肆当矫之以谨。

    奢当矫之以俭,忍当矫之以慈。

    贪当矫之以廉,私当矫之以公。

    放言当矫之以缄默,好动当矫之以镇静。

    粗率当矫之以细密,躁急当矫之以和缓。

    怠惰当矫之以精勤,刚暴当矫之以温柔。

    浅露当矫之以沉潜,尖刻当矫之以浑厚。


        这段话告诉我们:失意之时不抱怨,得意之时不张扬,创意之时不繁琐,起意之时不狂妄,随意之时不邋遢,惬意之时不放荡,遐意之时不自忧,逆意之时不慌张,留意之时不分神,顺意之时不癫狂。

        儒家所要培养的人格是君子之重,就是君子要成熟稳重。一个领导怎样才算是成熟稳重?从心理学、管理学和行为学上来说,就是不要随便显露你的情绪,否则手下的人就会摸透你的脾气,在你高兴的时候使你狂妄,在你不高兴的时候使你愤怒;更不要逢人就诉说你的苦难和遭遇,不要唠叨,不要逢人就抱怨。还有,征询别人意见之前,要先想清楚别人的意见只是作参考。


——摘自《中国的修养2:企业的修为》 曹胜高 著

Copyright © 2012 版权所有 上海时代光华教育发展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沪B2-20070128 | 沪ICP备09010055号